致读者的一封信

时间:2019-09-04 13:56:59

  新书来了
  又熬了本新书,全新的故事和设定,请大家继续支持我。
  书名:《最强妻管严》
  链接:mac://www.heiyan.com/book/128263
  简介:
  “啥,你居然敢让我擦地板?”
  陈玄冷冷一笑,看着苏楠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“你给我听好了,我不仅要擦地板,还要洗衣服做饭,所有家务活儿全包,你能拿我怎么着!”
  我怕老婆我骄傲,我就是最快乐的妻管严。
  新书试读:
  第一章冷而不冰,媚而不妖
  一辆黑色宾利缓缓停在小区门口,引得附近的人纷纷侧目,在这样一座三线小城,这种豪车并不多见。
  车门拉开,从里边走出一个身形肥硕的年轻男人,鼻梁上架着一副超大号墨镜,看不清长相,下巴微微昂起,身上带着一股子长期高高在上而熏陶出的颐气指使。
  他手里拿着半截黄瓜,对着门口“安北小区”四个字瞅了一眼后,咔擦一声咬下一口,大摇大摆的朝里边走去。
  最东面一个单元的五楼,一扇房门虚掩着,肥胖男推开门,看见里边的景象后,顿时捂着脑门,“老大,如果我把这场面录下来发给张妖精她们,你说她们会不会三观崩溃然后住进疯人院去?”
  房间里,一个穿着大背心,沙滩裤的男人正半蹲在地上,撅着屁股卖力的擦着地板,头也不回道,“我看该进疯人院的是你,你是故意想我挂第二次吗?”
  肥胖男人将鼻梁上的大墨镜摘了下来,挑眉道,“放心,我这次过来很低调,不会引人注意的。”
  陈玄将毛巾在水桶上拧干,这才回过头来,看着那家伙T恤上醒目的某奢侈品LOGO,和手上把玩着的宾利车钥匙,瞪眼道,“你是不是对低调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?”
  肥胖男挠着头嘿嘿一笑,“老大,我这次过来是找你说正经事儿的,你失踪的这几年,咱几个兄弟姐妹可都在四处找你,现在你记忆也恢复了,不如这就杀回去把那帮孙子给宰了,帮你报仇…….”
  肥胖男一面说着,一面朝前边走了几步。
  “卧槽,你他妈给老子站住,老子刚擦的地板!”
  陈玄看着地上几个脏兮兮的脚印,就跟被踩了尾巴似的,一下从地上蹦起来,连推带搡把那家伙给推到门口,紧张道,“要是让她看见地板没擦干净,非得把我给活剐了!”
  肥胖男嘴巴张得大大的,就跟看外星人一样,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兄弟。
  “老大,你可别告诉我,失踪这几年,你不仅模样变了,就连脑子也秀逗了,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软饭男了?”
  “吃软饭有啥不好的,不用打打杀杀勾心斗角,每天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饭,将来还会照顾小BABY,这日子多舒坦。”
  “咳…….其实我调查过,你跟那妞儿也就是名义上的夫妻,结婚这两年你连她手都没碰过吧,将来的小BABY从哪里来,喜当爹吗?唉,要说那妞儿也算国色天香,这两年你是怎么憋住的,我看看你手,是不是老茧子又加厚了……”
  “滚你的蛋,这叫爱情你懂不,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牲口啊!”
  提起这事儿,陈玄不禁老脸一红,连忙转移话题,“那事儿先压着,没你想的那么简单,那帮孙子要是这么好对付,当年老子就不会栽跟头了。”
  “这是盘大棋,得慢慢来,你们几个都给老子悠着点儿,有事儿电话联络,别隔三差五往我这儿凑,要是让那帮孙子知道我还活着,这事儿就麻烦了。”
  “行,知道了,不过你也用不着在这儿遭罪吧,你现在模样变了,身份也重新洗过,就算想低调,随随便便买个小岛养一帮小明星,一边享受一边等待时机,那日子多舒坦。”
  “你懂个屁,我现在的身份就是最好的掩护,谁会在意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?这事儿就这么着吧,你赶紧滚蛋,我擦完地板还得出去一趟,我媳妇儿家里老太太今天过大寿……”
  一面说着,一面朝挂在墙上的时钟瞟了一眼,接着嗷一声怪叫,“操,快迟到了,赶紧送我过去,要是去晚了她非得杀了我!”
  宾利车开得风驰电掣。
  一路上,肥胖男一面开着车,一面时不时的扭头朝旁边瞅上一眼,看到他这个昔日名动整个华夏的兄弟,此时竟然一脸着急,眼神中透出的那种急迫和畏惧可不像是装的。
  他狠狠咽下一口唾沫,“老大,你确定你甘心做一个软饭男仅仅是为了隐藏身份?”
  “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,都他妈怨你,现在去准备礼物肯定来不及了,你身上有啥小玩意儿没,拿出来救救急!”
  陈玄关心的是等会儿怎么给苏楠解释,早上苏楠出门前给了他三千块钱,让他准备一份寿礼。本打算擦完地板就去买的,没想到这死胖子突然找上门来,罗里吧嗦一大堆把时间给耽搁了。
  “我身上带那些玩意儿干嘛,要不等会儿你把我这车拿去当寿礼?”
  “你他妈是想把老太太吓出心脏病是不?”
  陈玄肯定不能接受这个馊主意,无意中瞥到那家伙手腕上戴着一块儿黑乎乎的腕表,“就这个吧,凑合凑合。”
  “老大,这…….”
  “少废话!”
  玛索餐厅是当地一家最大的法式餐厅,无论是装修或者是菜品,都是原汁原味的法国风情,就连里边的服务生都是纯正的法国人。
  这样的环境,非常受那些颇具小资情调的精英们喜爱,法餐最注重用餐礼仪,来这里消费都会打扮得精致得体,也是当地美女出没最集中的地方之一。
  门口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好车,并不全是冲着法餐来的,更多的是奔着这里往来的精致美女。
  这是个百花争艳的地方,不过他们今天的视线,却不约而同的全都聚焦在门口台阶靠右边的方向。
  一袭剪裁合体的象牙白职业包裙,简单却精致的发髻,既不妖艳也不扎眼。
  不过只要有目光在她身上停留超过三秒钟,就再没可能移开,旁边来来往往的莺莺燕燕,瞬间成了杂草对空谷幽兰的衬托。
  这些个平日里自诩能用钱将一切女人砸躺下的金主们,别说有所行动,就算是在心里边动动邪念也是小心翼翼。
  冷而不冰,媚而不妖,身上自带着一种平和,但却又只能远观而不可接近的矛盾气场,足以让那群雄性牲口从此对审美的理解提升好几个层次。
  不过她心情看起来不是太好,俏丽的脸庞密布着一层寒霜,微微蹙起的眉黛让人不禁莫名想起祸国殃民这个四个字。
  “你怎么还不上去,奶奶就快到了。”
 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  苏楠扭头,看见几个苏家亲戚正从旁边走过,笑了笑,“你们先上去吧,我还有点事儿,马上就来。”
  “你是在等白马王子吧。”一个笑问了一句。
  “白马王子是谁?”有人问。
  “还能有谁,当然是咱苏大美女的如意郎君了。”
  “噢?他怎么就成白马王子了?”
  “因为他胯下有一匹日行千里,惊天地泣鬼神的上古神驹!”
  “啊?这么牛掰,哈哈,那等会儿可得多跟他喝几杯!”
  苏楠微微蹙着眉头,知道这几个亲戚是在一唱一和,他们口中的白马王子,就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陈玄。
  因为陈玄总是骑着一辆破破烂烂的电动车,就被她这些亲戚调侃着称作白马王子。
  这几个亲戚在旁边嘻嘻哈哈冷嘲热讽,苏楠脸上密布着寒霜,她怨恨的其实并不是这些刻薄的亲戚,而是怨恨自己,为什么摊上这么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丈夫!
  两人结婚整整一年了,陈玄整天无所事事,窝在家里吃着软饭,可仅仅是这个也就罢了,也算是她欠陈玄的。
  她在意的是这个男人不思进取,甘于现状,每天在家洗衣做饭,就跟个女人似的,没有一点点男子汉气概。而且总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,被人当猴耍还得乐呵呵的配合着。
  男人的窝囊,真的不在于有没有事业,有没有钱。
  今天奶奶生日,千叮咛万嘱咐,让他千万别迟到,可眼下都快要到点了,还是迟迟没见着人影。
  这个窝囊的男人,就没一件事能做好!
  苏楠掏出手机,刚准备拨出去,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惊呼,“你们看,那是宾利诶!”
  “哪儿?我看看,还真是宾利!”
  几个苏家亲戚议论纷纷,对他们苏家这样的三流家族来说,宾利这种顶级豪车,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。
  餐厅门口不乏好车,但都是一些奔驰宝马之类的,和这辆轰鸣着那独有引擎声线,呼啸而来的黑色宾利一对比,立刻显得相形见绌。
  “快看,那车好像是朝咱们这里过来的!”
  那辆黑色宾利轰鸣着,吱一声一个漂亮的甩尾,稳稳停在餐厅门口。
  看着那流畅奢华的车身,所有人不禁露出了不加掩饰的羡慕和向往。
  门口的侍应生立刻小跑着前去开车门,几个苏家年轻女人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妆容,她们对宾利车很感兴趣,对宾利车里的人更感兴趣。
  苏楠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,她关心的是那个窝囊废老公到底在干什么,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到!
  就在她刚准备把电话拨出去的一瞬,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媳妇儿,我在这儿呢!”
  苏楠微微一怔,抬头一看,瞬间瞪圆了一双杏眼。
  
  第二章低调的代步车
  车门拉开,从里边走出一个穿着大背心,沙滩裤的男人,开门的侍应生显得有些发懵,能从这种车上下来的人,不应该都是西装革履吗?
  苏家亲戚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,苏楠更是一脸错愕。
  这人竟然是…….陈玄!
  “还好还好,赶上了!”
  陈玄气喘吁吁小跑过来,冲苏楠挠头道:“刚路上有点儿堵,所以就耽搁了一会儿…….”
  一面说着,陈玄突然发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,微微一怔,瞬间反应过来,连忙笑道,“刚才那人不认识路,就让我上他车带他过来。”
  “我就说嘛!”
  苏家亲戚这才露出释然的表情,一人尖酸道,“就你这模样,还能从这车上下来?原来是给人当狗腿子了,怎么着,这车坐着舒服不?是不是跟做梦一样?”
  “呃……还好吧……”
  陈玄有些尴尬的抠了抠下巴,完全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会那么大反应。
  不过仔细想想也就释然了,如果不是这几年那段不可思议的遭遇,让他在普通人的世界生活了几年,自己恐怕也得跟小胖子一样,对宾利车的理解也只是“低调”的代步车而已。
  几个苏家亲戚冷嘲热讽一番后嘻嘻哈哈离开,陈玄只是嘿嘿笑着,苏楠看见他这副窝囊废的样子就来气,别人把你当猴耍,你还真扮上了?
  看着对方这身打扮,苏楠一脸的愠怒,不过也没说什么,她已经习惯这个草包的邋遢形象。
  “等会儿你多长点儿眼力劲儿,少说话,别给我丢人!”
  “放心吧,等会儿我肯定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随便他们怎么损我,我肯定把嘴巴闭得紧紧的。”陈玄笑着拍着胸脯保证。
  苏楠气得直咬牙,这个草包什么时候才能理解自己说的话?
  两人一前一后走的进包房,很多人都上来给苏楠打招呼,陈玄却直接被当成了空气。
  不过他倒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,只是笑呵呵的站在一旁。
  不过他肯定不会被真的当成空气,因为每次只要有他在场,总是少不了“欢声笑语”。
  到了入座的时候,陈玄刚准备坐下,就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把椅子给抽到一边,“这儿坐满了,你找个凳子坐一边儿去。”
  抬眼一看,是个喷着浓浓香水味的女人,叫苏眉,是苏楠的堂姐,人倒是长得挺漂亮的,但就是德行不咋地,一直把苏楠当成自己在家族公司最大的绊脚石,逮着机会就跟陈玄过不去。
  “得嘞,我这就搬凳子去。”
  陈玄乐呵呵的回了一句,谨记苏楠刚才让他不要添麻烦的话,就准备去搬凳子。
  “你给我站住!”
  苏楠冷声道,“这本来就是你的座,凭什么别人叫你让你就让?坐下!”
  陈玄挠着头,左右看了一眼,然后哦了一声,老老实实的坐下。
  “切!”
  苏眉冷哼一声,阴阳怪气道,“还真是夫妻情深,找个窝囊废,还当成宝贝护着了!”
  说完后,冲着众人自豪道:“大家静一静,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,德尼,家里是做古董生意的。”
  陈玄抬眼一看,这才注意到,包房里有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,人长得斯斯文文的,倒是有几分帅气,很礼貌的跟众人打着招呼。
  “大家好,我叫德尼,以后叫我小德就好,很高兴认识大家。”
  那老外的国语讲得挺溜的,西装笔挺,彬彬有礼,一下就博得所有人好感,看苏眉的眼神都挺羡慕的。
  苏眉面露倨傲,道:“我们小德说了,今天这顿饭他买单,大家敞开吃。”
  “哇,真的啊,那真是太感谢了!”
  “苏眉,你找了个好男友啊!”
  所有人无比羡慕,对德尼的好感又多了几分,这餐饭本来是要让大家按人头平摊的,现在又省了一笔。
  “这女人吶,找男人可得擦亮眼睛,要是找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,那这辈子可就算毁了。”
  苏眉拉长着音调说了一句,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把目光落在苏楠和陈玄身上。
  “白马王子,你说是不是啊?”苏眉又对陈玄阴阳怪气道。
  “呵呵,算是吧。”陈玄笑着回了一句。
  “你从来没来过这么高档的餐厅吧,等会儿别客气,敞开了吃,反正不用你花钱,吃剩下的还可以让你打包带走。”
  所有人顿时哄笑开来,其实陈玄并没有和他们交恶,只不过嘲讽弱者,似乎总能够让人找到快感。
  “对了,今天奶奶过大寿,你带什么寿礼了,该不会是从地摊上买的便宜货吧,拿出来给大家瞻仰瞻仰?”
  苏眉挑着眉毛,看陈玄的眼神就跟看小丑一样。。
  “你说礼物啊,在这儿呢……”
  陈玄一面说着,一面把手伸进裤兜,准备把那块表拿出来。
  “礼物是送给奶奶的,不是给无关紧要的人展览的!”
  苏楠实在忍不住,冷言呵斥了一声,苏家人对陈玄的羞辱,她早已习惯了,但她就是看不惯每次陈玄被羞辱的时候,还一副傻乎乎的样子配合。
  “我看是几十块的东西没脸拿出来吧!”
  苏梅尖着嗓子酸了一句,然后拿出一个精美的檀木盒子,里边是一串色泽殷红的手串。
  “这是什么?玛瑙手串吗?”一人疑惑的问了一句。
  “也算是吧,不过这可不是普通的玛瑙,而是南红,还是极品南红。”苏眉昂着下巴道。
  “这真是南红?”
  所有人顿时瞪大了眼珠子,一人仔细瞅了一眼,道,“好像还真是,这样一串极品南红,得多少钱啊?”
  “这是送给奶奶的礼物,当然得庄重一点了,这是我从法国古董市场特意挑的,也没多少钱,就十万而已。”
  苏眉故意说得轻描淡写,不过所有人却纷纷张大了嘴巴,虽然他们也都个个不愁吃喝,但出手就是十万,也算是大手笔了。
  “苏眉姐,你可真大方啊!”
  “等会儿奶奶要是知道了,还不得高兴坏了?”
  一群人无比羡慕。
  苏眉神态倨傲,很享受这样的氛围,扭头冲陈玄瞥了一眼,阴阳怪气道,“奶奶的寿辰可是大事,我们做晚辈的应该尽心尽力,不像某些人,没皮没脸的,拿着几十块的东西就跑这蹭吃蹭喝来了。”
  说完,似乎感觉还不过瘾,又把那盒子凑到陈玄面前,道:“看见没,这么高级的东西,你肯定没见过吧,来,让你多看几眼过过眼瘾,免费的。”
  四周顿时一阵哄笑,陈玄这个苏家的入赘女婿,有时候也不是一无是处,至少能够活跃气氛。
  一旁的苏楠早已面色铁青,更可气的是,那个窝囊废还真就一脸认真的对着那那手串看了起来!
  就在她刚准备发作,陈玄突然正色道,“你这东西是从法国买回来的?”
  “不然呢?”
  苏梅收回盒子,轻蔑道,“今天就给你这个乡巴佬普及一下吧,法国有个全球著名的古董市场,和英国的塞尔跳蚤市场并列为……..”
  “等等,从哪个市场买来的不重要,我只是有个疑问。”
  陈玄抬眼看着苏眉,挠头道,“南红的产地,就在国内的川滇地区,也就是说,这玩意儿是国产的。”
  “出口到国外的话,珠宝的关税一直都很高,如果再从国外带回来,价格肯定得翻几番,既然这样,你干嘛不直接在国内买,不仅选择面更广,而且能少花不少钱。”
  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是一愣,紧接着也是一副疑惑的表情,刚才倒没想那么多,现在听陈玄一说,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。
  也就是说,苏眉跑到国外,花了好几倍的价格,把一件出口到国外的东西,又给买回来了。
  “可能有些人比较有钱吧。”
  一直沉默不语的苏楠,突然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,她可不是什么软柿子,有机会自然要回击一下。
  苏眉脸色铁青,就跟喉咙里被卡了个鸡蛋似的,好半晌后,才怒道,“你这个窝囊废懂个屁,这是法国产的南红!”
  “小眉…….”
  坐在旁边的小德,一听这话脸色就不对劲儿了,连忙站起身来想要说点儿什么。
  “你别管!”
  苏眉一把打开小德伸过来的手,又继续冲着陈玄怒道,“你就是个土鳖,乡巴佬,别在这儿不懂装懂,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,我这串手串是法国产的,乡巴佬,法国,你听说过没!”
  “呃…….你先别激动……..”
  陈玄有些尴尬的抠了抠下巴,砸吧着嘴道:“南红这种东西吧,之所以珍贵,就是因为全世界只有一个产地,那就是川滇地区,法国产的那不叫南红,那叫红酒……..”
  苏眉刚要继续发飙,小德突然在旁边道“的确是这样的,这位先生说得不错,全世界只有一个南红产地。”
  想看后续猛戳链接:mac://www.heiyan.com/book/128263
  或者上搜索“黑岩阅读”网,搜索《最强妻管严》,作者六月天狼。
  谢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。